您的位置:主页 > V优生活 >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>

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

2020-07-082020-07-08V优生活V优生活

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《太行曦望》——作者:何百里;规格:设色,纸本,镜框,73.7×73.7厘米;特点:太阳在山和云的后方展现光芒,充满希望的感觉。(佳士得提供)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《相知惟明月》——作者:翁祖清;规格:设色,纸本,镜框,60.5×61.5厘米;特点:在迷雾中花草等景物若隐若现,令人很想拨开它看清楚。(佳士得提供)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结伴同游——翁祖清(左)和何百里(右)同游太行山,一齐用画笔绘画当中的宏伟壮美风光。(刘毓霖摄)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太行山——太行山地形多变,翁祖清为何百里担当嚮导。(佳士得提供)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《峡谷晨光》——规格:设色,纸本,镜框,70.8×72.5厘米;特点:意象和《太行曦望》相似,但这幅阳光照遍山谷,有如一道光明隧道。(佳士得提供)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《郭亮秋晨》——规格:设色,纸本,镜框,65.2×66.3厘米;特点:啡红调子呈现秋意,白色云海下方似乎深不见底。(佳士得提供)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《峰月同色》——规格:设色,纸本,镜框,119.5×83厘米;特点:高挂明月的色调和山峰相似,令人产生寒冷的感觉。(佳士得提供)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《红霞映天远》——规格:设色,纸本,镜框,120.5×79厘米;特点:近景的山峰满布细节,但远方景象却迷糊不清,令人有冲动「走进去」看个究竟。(佳士得提供)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 当代画家中西结合 新派水墨 演绎太行山风光

当谈起中国水墨画,便令人想起张大千、吴冠中等在拍场上响噹噹的名字。这些已故前辈把西方技法、概念引入水墨,绘画出无数天价的新派水墨作品。除了他们外,还有不少出色的在世画家,以当代思维在宣纸上抒发感悟。最近,分别生于上海和广州的画家翁祖清及何百里,刚在香港佳士得艺廊完成「太行印象」画展,不少水墨作品均融合西方抽象技法,但他们有一个坚持:「水墨画必须用毛笔绘画。」

翁祖清及何百里的作品以跨越北京市、河北省、山西省和河南省的太行山为主角。佳士得中国书画部国际总监江炳强指出,太行山壮美宏伟,要入画构图绝不容易。生于1940年代的翁祖清和何百里既有传统水墨造诣,亦具备大胆创新的笔触。两人多次同游太行山,绘画了超过48幅作品,尝试以当代视角演绎太行风光。

见山非山 追求意境

很多写生的人想把风光鉅细无遗地画下来,但在面积广阔的太行山前必感到无力。「山上景象辽阔无边,有些地方在俯视之下深不见底。除用写实手法外,我尝试用迷濛的视觉效果展现远处、深处的光景。」何百里解释,中国水墨和西洋画不同,并非追求依样画葫芦,终极目标是追求内在的东西──意境。

见山非山,见水非水,画家除要具备出色的画功以描绘山峰的外观和细节,还要有超脱的眼光,才可引领看画者进入意境。但要感动别人前先要感动自己,当画家在现场有所感悟,才可把这份感觉透过画纸输送给千里以外的看画者。二人异口同声说太行山虽然难画,但它给予画家无穷灵感和力量。

在浩瀚的大自然面前,画家其实很渺小。纵使是水墨功力深厚的大师,一时三刻也难以用笔墨来形容。绘画太行山时,何百里便用上「百法通和」的方法。「简单说即是什幺方法都用,包括泼墨、破墨、渍墨,就像厨师一样用尽方法炮製珍味佳餚。就像煮餸一样,所有味料最后融合成一种味道,看画者未必看穿用了什幺手法。」

弃用毛笔 水墨如「戴面罩」

太行山的地形变化多端,有些环境树林不多,画面相对平淡,他和翁祖清尝试用特别的「味料」──抽象的色块处理。另外,西方颜料色调选择多,以中国水墨描绘光线层次,相对有难度。当绘画山峰上的日出时,二人均善用水墨的留白技巧,尝试逐小笔地把阴影画出来,从而模塑出光线的层次感。翁祖清擅长图章雕刻,灵活的手肌让他有节奏、精细地操控毛笔,描绘出动态万千的浮云。

不少当代水墨画家受西方浪漫、抽象主义影响,注入海量的新思维。但纵使有无穷创意和感受,亦未必有能力以毛笔呈现,有画家弃用传统毛笔而改用西方画笔。说到这裏,翁祖清和何百里有很大感受。

「毛笔不单用来画水墨画,还是写书法的工具,毛笔的技法掌握纯熟后才有力量创新!」翁祖清说,出色的画家可透过着墨和留白分出阴阳,在画纸上形塑出万事万物。如能把毛笔用得随心所欲,轻轻一挥便可展现大千万象。何百里也说,若缺乏毛笔功力,水墨作品就像戴了面罩一样,永远看不见风光的真正面貌。「传统不是一个点,而是一条线。」翁祖清鼓励当代画家多欣赏明清以前的作品,沿着传统脉络逐步发展属于当代人的风格。

何百里指出中国艺术的主题离不开「天地人」,把主题专注于山水花树有其特别原因。「我们有能力描绘城市景象,虽然无所不能画,但亦有所不为。绘画很容易,但要画一张懂说话的画难度很高。」向城市人述说大自然的故事,也许是当代书画家的使命。

■写实与抽象

何百里和翁祖清坚持用毛笔绘画山水,施展出具西方味道的抽象技法和意境,欣赏时可留意画中写实和抽象景致交接的精妙处理。

文:吕玮宗编辑:王翠丽

电邮:lifestyle@mingpao.com

相关文章